浊浪

吃粮小号。

非要选一个一辈子不会出坑的cp,大概就是红色组了。

“隔壁的有个太阳,一直照到我的摩尔曼斯克。”

说实在的。
毕竟这学期换了学校,多少会有一些担心。每个学校教学模式不同,何况我带的不是新生,而是个已经被带了两年,中途才转到我手上的班。
我要适应,他们也要适应,本来就不是个简单的过程。之后和同级老师们闲谈,又听说这班之前的老师,是个非常厉害的前辈。
啊,压力超大。

于是开学后一直兢兢业业,一堂课能备两三个小时,课件反反复复删改,希望既能吸引住他们的目光,又别让他们太过兴奋。
效果怎样呢?我不太敢断定。
毕竟教学是双向的事情,靠我一个人的感觉判断,结果往往不会太公正。
可我又不敢主动问学生。
万一他们说“上得超差”,我的玻璃心要破碎的。

直到今天下课擦黑板,有个学生蹦到我旁边:
“老师,你的语文课好有趣啊!”
我当时动作真的顿了一下,马上低下脑袋看他:“真的吗?”
“真的!”他用力点头,“比我们之前的语文老师好多啦!”

虽然小孩的想法总会主观,我也还有自知之明,不敢拿自己去和前辈做什么能力比较。
但多少是得到了一点肯定吧。
哇啊,太好了。

突然在存稿用的子博里边看到了一篇博晴。

想着“应该是一两年前的文了——”
点开,发现是两个月前写的。

想着“一定是又只写了个开头——”
下滑,发现居然写完了。

想着“大概是这个梗没那么好吃——”
扫视,发现梗还挺好的。

——那我为什么并没有发呢,难道是因为写得差吗??
熟读全文。

喔,这次猜对了。

每个圈都应当有一位敢槽敢写的太太。
如果真有,是幸运。

同时嗑好几对cp真的很容易串戏。
我刚写AB写到一半,突然意识到自己脑子里浮现的一直是CD的脸。
写的什么玩意儿。
删了。

翻自己断更旧粮体会到的痛苦,比翻别人断更粮时体会到的要大多了。
翻别人粮的时候总有期待:“太太还记得这篇文吧!她会回来更新的吧!我能看到结尾的吧!一定能的!嗯!”
翻自己粮的时候就会清醒认识到:
“没有结尾了,再也没有了,为什么呢?因为作者自己把结尾给忘了。”
好想和当年弃坑的自己打一架啊。

大家到底是怎么做到半小时打出一篇文的啊。
我这种每小时600字选手真是爆炸羡慕了。

……说起来心情有点复杂。

我在那个圈子的时候写过大概五十篇文章,进去时是因为喜欢,出来是因为有人作妖。
对,因为有人作妖。

有人在文章里借爱为名诋毁人物,有人套着人物的名字写一个完全看不出是他俩的故事,有人边在你的文章下夸你情节细节多么出彩,边在群里说你毫无新意只会写这么一种体裁。
我真不知道各位太太是哪个科班出身。

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那个。不管你写得多么差劲、多么ooc,只要是车,都会受到大家的追捧。
就算把人物贬得下作不堪也是。
就算把人物写得没有底线也是。
就算ABC三个人物,原作人设都很坦荡,都有自己心中的原则。他却写AB此时正在恋爱,C因为喜欢B对B不轨,动作时B也并不反抗,而是为了不让A发现此事,自己独自含泪忍受也是。
只要主体是车,无论人物多么崩坏,总会受到大家的追捧。
我实在理解不来。
也不能接受。

所以我从那个圈出来,中间大概近一年没有产出。也没再看过那个圈的信息,觉得不过就是作妖的人腻了走了,再换一批作妖的人吧。
直到刚才在小号上看见那个圈太太的推荐。
顺着头像点进去翻到了去年,又顺着相关的几篇文章翻到了另几个写手的主页。
才知道在我退圈之后,还闹过这么大一件事。

他们把当时作妖写车得最厉害的姑娘批了一通。
闹得圈里分成两拨,一拨觉得他们说得没错,对方太不尊重人物;一拨觉得他们多管闲事,人家也是努力产出。
我不确定他们因为这件事忙了多久,看文章时间,前后也得有好几天吧。
然后那个姑娘删文退圈。
他们也集体退圈了。

我还在圈里的时候,他们常年占着文区热度的前几。
是在圈里抓五个人,有三个能知道他们名字的程度。
说得稍微功利一点:他们已经在圈里站稳了脚跟,也已经写熟了这几个角色的性格。何况这圈并不算冷,TV直到今年也还有更新。
是可以非常轻松安逸待下去的。

但他们还是站出来了,即便可能引起他人的不满,即便自己或许也会离开这个为爱发电了一年的地方。
他们还是站出来,顶着相当一部分人的质疑甚至辱骂,指出了自己觉得不妥的东西。
尽管他们喜爱的这些角色只是纸片人,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在这些开车文章里,被写成了怎样一个不忠不义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下贱货色。
但他们还是站出来了,至少在那样一小段时间里头,给了圈里其他所有人一个警示。
“你可以架空,可以ooc,但不能挂着角色的名字,打着爱的名号,去写几个和他们的品质完全不符,并且坏得、下作得没有底线的人物。”

就这点来说,他们比看见这个现象,只会一声不吭丢下纸笔,安静退出的我
要强得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