浊浪

吃粮小号。

翻自己断更旧粮体会到的痛苦,比翻别人断更粮时体会到的要大多了。
翻别人粮的时候总有期待:“太太还记得这篇文吧!她会回来更新的吧!我能看到结尾的吧!一定能的!嗯!”
翻自己粮的时候就会清醒认识到:
“没有结尾了,再也没有了,为什么呢?因为作者自己把结尾给忘了。”
好想和当年弃坑的自己打一架啊。

评论